第八百九十八章 推心置腹

 热门推荐:
    所谓幸福的烦恼,就是去年楚垣夕创建巴人的时候,原本想的是巴人能做到百亿级别就行了,差不多能奶得动小康就行,结果做到三四百亿,一年产奶量七十亿,而现在,有机会再努一把力,做到六百亿的规模呢,这是当初想都没想过的事情。究其原因,只能说短视频太给力了,红利之大超出当初最理想的预期,于是水涨船高,火越烧越旺罢了。

    等楚垣夕把纠结的问题说清楚,以及ugc游戏的前景,袁敬差点气糊涂了,心说你这纯粹就是没被资本市场暴打过啊!你咋知道你做ugc游戏平台就一定能成功咧?很有可能咋进去好几亿最后死挺了,这才是大概率事件。

    这不是袁敬看不起楚垣夕的能力,而是市场规律。想做各种平台的人多了去了,着手的时候都有着自己的优势,各种各样的优势,然后被市场反复教育。做平台的好处谁都知道,吸引力巨大,但是成功的有几个呢?就算走的是正确的道路,得填进去多少钱才能熬出头呢?

    甚至于他感到某些对楚垣夕来说危险的信号正在出现,并不是企业经营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创业过程太顺利了,让楚垣夕有点忘乎所以。以至于,所有的目标预期都按照120制定,然后还要往上走,这能行?

    但是限于职业操守,“做生意适可而止见好就收”这种话他又不能说。每个创业者的风格都是不一样的,有人见好就收刚好合适,有人不把能力用到极限反而会造成非受迫损失。因此还有像孙大圣那种投资人,会加倍激励创业者提升自己的野心呢,所谓公司唯一的上限就是创始人的野心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袁敬采用了个婉转的说法“要是这么纠结,你干脆就别卖了。我看你对资本市场也比较了解,干脆制定一个巴人集团的远期上市计划吧。两点,第一点,留足时间用于对小康的扶持,第二点,把关联交易的痕迹摘干净,经营状态和财报保持健康,别让证监会审核资质的时候挑出毛病来。简单吧?”

    楚垣夕心说一点也不简单,现在不比过去了,倒退十年我是特别有信心巴人ipo,借壳也不是不可以。现在监管层的精神风貌跟过去可是大大的不一样,就巴人这一串利益输送的痕迹想上市不被扒皮抽筋啊?发审委不问个五脊六兽是绝对不可能收工的,巴人很大可能是被发审委一套连招带走,平白损失时间和费用。

    而且不卖巴人游戏,我怕您那边不给力,奶不起小康啊。所以楚垣夕从一开始的战略就是小康运作上市而巴人不上市。

    而今天,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袁敬居然不看好他,特别是在游戏领域!

    要知道便利店什么的,说的天花乱坠的但是楚垣夕毕竟还没做成,但是游戏可是已经拿出一个妥妥能卖三百亿的公司了啊!

    很简单的道理,要是袁敬看好,那肯定是要给这个上市计划加上第三条的,等到游戏ugc平台成功了之后再上。所谓成功,怎么也得有个几千万用户和au吧?那个时候上市的价值就算不是最大值,肯定也是个峰值。

    “擦了个擦的不能被袁敬小瞧了啊!”

    不过他不好明着拒绝袁敬,而且今天其实还有点小事要麻烦袁敬呢。

    且不说朋友关系和工作关系怎么处理的问题,打一开始巴人融资的时候他就没跟人家敞开了说过——咱不上市。

    虽然说袁敬应该是已经什么都清楚了,但是表面文章不能说破,看破不说破,朋友有的做。某种程度上,“上市”这个目标是所有创业者默认的,因为这是投资者最重要的退出通道。募、投、管、退四大环节,退出是闭环的最后一门手艺,投资者通常不要求分红,但是肯定要求退出。

    是否上市,何时上市,做早期投资的人可能未必会问的那么直接,但是投资者没有明码标价的以“一定时间内上市”做为对赌条件,实际上是他们有风度的表现,是对创业者客气。如果创业者不打算上市,按照最基本的道德和责任,在募资时应该事先沟通,创业者切切不能因为“投资人没要求”这个理由而不考虑上市。

    不过创业者的责任要承担到什么地步也是很有学问的。有的创业者当初雄心百倍,签下上市对赌,然后市场风云突变,管理层直接停止ipo和借壳,封死所有直接融资的渠道。于是创业者一下子对赌失败要负无限连带责任,连遗孀都背上几个亿的债务。看起来这么玄幻的事情却是真实发生过的。

    而且这家曾经呼风唤雨风光无限的创企干的也是文创行业呢,楚垣夕对巴人娱乐当初的描述就是“我们是文创行业”,听在袁敬耳中非常不吉利!

    除了退出的灵活性之外上市最大的影响就是市值,公开上市之前的“估值”和进入二级市场之后的“市值”走的是截然不同的流程。

    上市前走的是各种模型测算,二级市场是用现金交易出市值来,上市前楚垣夕可以很理性的做估值,上市之后二级市场脑子一热不给翻个三四番都是克制的,而当熊市来了股价开始杀跌的时候,又会腰斩再腰斩,韭菜们一般都是这么被玩的。

    而且管理层还必须刻意避免人为干预,除了增持减持之外的其它方式都非常不妥。真上了市,楚垣夕再想发微博都得事先掂量掂量,不然到时候上市公司的职业董秘得抬刀来上班。

    好在巴人游戏已经晋级为吸金怪兽了,跟那些运营十年保持强势品牌的老牌们等量齐观,所以袁敬心里应该有点底。

    因此楚垣夕讲话也相对放得开,“如果你是纠结退出的灵活性,其实很简单啊,现在巴人就你一个投资者,只要咱们谈好了随时随地都可以私有化。或者我给你自由卖出的权力,你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只要放弃投票权就行了。不过你最好等这次分红之后再考虑。”

    其实这个投票权原本也只有百分之二点几,因为巴人的股权集中,所以意义很小。楚垣夕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无论谁拿着这个投票权都可以恶心他,比如要求建立董事会之类的,人家提要求总可以吧?如同癞蛤蟆趴在脚面上,不咬人但是吓唬人。袁敬不会恶心他,新入场的呢?所以早早断掉这个祸根就完了。

    袁敬半天没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其实楚垣夕算过帐,以巴人集团整体600亿的估值计算郑德的投资,不考虑分红收益,完成对赌之后的股权价值超过13亿,投入15亿,净赚12个亿。而且袁敬可能卖的更高,时间只有两年,不可谓不赚,在这个经济寒冬中能让中等级别的私募友商们羡慕死。

    然而这个结果大概并不符合袁敬当初的设想吧?典型的投资是多轮持续跟进,是对看好的企业不断加注,到退出的时候吃一个脑满肠肥。而巴人恰恰不是一个典型的创企,一轮游之后再也没有投资者什么事了,甚至挥舞着钞票清人,如果在清场上就是典型的渣男。

    不过投资者和创业者谈退出,虽然并不见得谈完马上就要退,但也跟两口子聊离婚一样,不意味着感情已经破裂了,但也不可能是“随便聊聊”,总是会有些尴尬的。

    楚垣夕首先打破尴尬“上市退出什么的不着急,我现在吧,主要纠结的不是阿里认账不认账这四百亿开价的问题,而是我希望把《无道昏君》留在巴人。”

    “那你这个谈判任务可是太艰巨了!”袁敬不由得汗颜,这真是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你当阿里是小白兔啊?

    只听楚垣夕说“我可以降价,可以降价到三百五十亿,我吃点亏。”

    袁敬心说我可去你大爷的吧!“你这叫降价啊?你这哄抬物价好吗?”

    “不是啊,阿里已经接受了一个裸的《乱世出山》项目组和相关所有ip+自媒体资源打包三百亿。这个你还不知道吧?”

    “啊?原来这样啊?”袁敬很明显的愣了一下,“这个条件,换成我是巴人集团总裁的话,当时我就接受了。”

    “这个条件,换成我是郑德基金总裁的话,我也接受。”

    “哈哈哈哈——”可能是感受到了楚垣夕的鄙视,袁敬极为罕见的大笑起来。

    楚垣夕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我是觉得就这么卖过去吧,缺点什么,差点意思。”

    袁敬都快笑哭了,“你跟我说这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为了让我找关系跟阿里那边吹吹风是吗?我就不懂你在拿捏什么呢?你直接跟阿里沟通不行吗?”

    楚垣夕把自己那点小心思和盘托出“哥,真不行啊!你不知道现在我有信息优势,你也不知道《无道昏君》多火。”

    “你不是还没上线呢么?”

    “对,但是我们开了一个非正式测试,美术资源都没配齐呢,口碑炸裂了,就这个测试服如果现在裸奔上线,最少也得1000万dau,我一点都不夸张。”

    “真这么厉害?”

    “正式上线只要服务器不掉链子保证比这个厉害。”楚垣夕说着就感觉这个非正式测试很有用,相当于进行了一轮非常强的压力测试,而且瞬间提升了赵杰的警惕,他已经准备好面对疾风了,就不知道上线之后面对的是疾风还是急疯。

    “哎不对,按你的逻辑,这时候不是应该加钱么?”

    楚垣夕解释一番之后袁敬已经明白了他的逻辑,阿里的开价是基础值,小游戏ip计划是增值的部分。这个计划无论从夯实巴人游戏的完整性和底蕴,还是向上坐实更高的溢价都是很有意义的。

    原先楚垣夕的打算是让这部分增值的价值和100亿划等号,至少看起来能够划等号,然后和阿里谈。不然阿里开一个价格楚垣夕就接受岂不是很没面子?详细的商务条件也不好谈。

    那么现在的情况既然呈现出看起来要超100亿的趋势,加钱不就完了么?有什么可为难的呢?

    “唉,首先加钱也加不到哪里去,这个出价和我的还价都已经很高了。其次是我把《无道昏君》打包卖给阿里,然后呢?我手里没有合适的ip去做ugc游戏平台了啊。这平台我肯定不是把idea一块打包给阿里然后鼓励他们去做吧?我自己做得有合适的切入条件啊。”

    这个理由让袁敬十分困惑,理所当然的说“不是,你再做一款大ip不就行了么?”

    “哈哈哈哈,袁敬你是看我做ip做的太容易了有什么误解吧?”楚垣夕忽然发现袁敬外行的有点离谱啊?“且不说声叔还有没有更牛逼的创意再做一个新ip了,即使有也不行,因为这套商业模式要卖给阿里。阿里能够容忍巴人继续做游戏就已经相当大度了,我的要求也就到这里。

    阿里肯定不会允许巴人转世重生同类型的产品,小游戏ip计划签署排斥性协议是必然的,最少排斥几年吧。我们只能用培育《乱世出山》的方式去孵化,那太难了,粉丝也不是我养的奴隶,我叫干嘛就干嘛,巴人的粉丝全都用来灌ip?那不可能的,太原始。

    再说玩内容并不是我们的强项。”

    “等等,你是真谦虚吗?”袁敬最后听到楚垣夕说玩内容不是自己的强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跟头部比啊,我们算是会玩的,但是没有底蕴,底蕴你明白吗?实际上后来集团化之后,巴人信息虽然一直在运营,但是成套路的建树非常少,也就是机器人计划还算有特色,还不适合当作大ip来打造。正经能进ip口径的内容一直就是靠着创始人团队,后来加上周敏溪和马略,基本都被我榨干了。我就是,唉!”

    说话间楚垣夕也在反思,为什么之前明明知道内容的重要性却没有扩大内容团队,全靠薅声叔的头发过日子,现在不得不哀叹内容底蕴不足。这不能说是错误,因为内容团队扩大了也没用,内容团队只能解决内容生产问题,但内容生产只是整个内容运营中的基础一环罢了,决定的是内容的上限,名为运营的环节决定的才是内容的下限。

    拼运营,巴人在自媒体里算大只的,但是跟ip平台们根本没法比。阅文那种大平台可以同时孵化一百个好ip,巴人只能把所有流量聚集到一处,优势兵力孵化一个,这样才具备和别人一百个ip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可能。

    这就是欠缺的底蕴,巴人一年顶多运营两个ip,还不能保证一定能成。

    去年楚垣夕有很大把握做成是因为去年是抖音崛起的一年,流量大,吸粉容易,但是有力的竞争者少,抖音上在ugc层面还是野生玩家居多,竞争压力极低,自己还开着金手指。今年各种专业的运营团队和内容团队全都扎进抖音了,反而是巴人信息在楚垣夕放手之后有点泯然众人的意思。

    这也是楚垣夕能力的真实体现,本来也不是什么内容大拿,靠金手指捞一波粉丝资本立刻进入擅长的运营领域才是打造第一款ip的唯一解。否则要是随便能成,还废那么大劲搞小游戏ip计划干什么呢?

    正是因为有这种清醒的认知,楚垣夕才知道这次出售巴人游戏的最佳时机就是《无道昏君》上线之前。

    他长吁短叹结束,一口气说道“所以我的信息优势只能拖到《无道昏君》上线之前。我现在的计划是把《无道昏君》留下,其它的卖掉,但是《无道昏君》上线大爆之后,我怕阿里提要求,点名必须包括《无道昏君》。那我就尴尬了,我现在视线范围内就没有其它合适的替代品,连思路都没有,说不定等一年都未必有。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加速一下这个收购的过程。最好是11月初定下初步方案,再晚我怕版号就下来了,没法继续拖。”

    袁敬心说合着您的尴尬全都是您自己一手造成的啊?您当初少吹两句牛逼不就什么都好了?别人都是盼着版号赶紧下来好进场捞金,您可倒好,真乃神人也!

    其实这正是之前楚垣夕为什么还把小游戏ip计划当成噱头跟阿里吹的原因。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声叔箱子里还藏着这么好的货,也没想到赵杰团队选择致敬《瘟疫公司》的效果这么好,更没想到自己灵光乍现从杨健纲那边找到思路,决定把rpg的游戏ugc平台作为新的突破口。

    结果就是自己成了拖后腿的那个,赶上了!

    “这件事……”袁敬问“你的底线是什么?”

    “三百亿的出价不变,现有的三个小游戏打包进去,我都可以接受,当然加点钱更好,不过得把赵杰给我留下。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做这个平台了。”

    袁敬沉默半晌“我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