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算去上京

 热门推荐:
    米果扶额,这不是给妖妖心里制造仇恨吗?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再说妖妖她妈人都已经死了,也没地儿找她妈再发泄去了啊。

    说多了,只能说得人心里更不痛快!

    “吵死!”陶妖妖听着蒙小芽嘀嘀咕咕在她耳边聒噪个没完,斜一眼蒙小芽,声音里带着不耐烦。

    蒙小芽顿时住嘴了。

    陶妖妖微皱着的眉头这才舒展开,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米果抬手扯扯蒙小芽的袖子。

    “小芽,那个,你给真真打个电话,问问她问的怎么样了。”

    蒙小芽垂丧着脸,瞅着陶妖妖。

    “妖妖,遇到这种事情,被人生生改变了人生,你难道就不气不难受吗?你好歹有个反应啊?”

    陶妖妖正视的目光眷了一眼蒙小芽。

    “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也就不会遇到你们了。”

    蒙小芽怔怔,突然就咧嘴笑了。

    “嘿,说的也是哈,挺好挺好。”

    米果“……”呃,一句话,就把小芽说的怒气全消,还似乎很愉悦的样子。

    不过是呢,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遇到妖妖了。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呢。

    她突然觉得,有点庆幸,幸好妖妖的养母做了这样的事,才叫她们有得可遇。

    “妖妖——”南黎川牵着牛奶,气喘吁吁的从大门口小跑了进来。

    “啊,来了。”米果讶然的看着这么快就赶过来的南黎川。

    “来的真快啊!”

    “当然了,妖妖催的那么急,我爸开车抄小路送我过来的,还好离着我们小区不算远。”南黎川解释一句,目光转向了陶妖妖。

    “什么事啊?这么急?今天你们不是回学校上课吗?怎么跑这儿来了?”南黎川说着,目光望了一眼周围。

    “来这儿干嘛呢?”

    陶妖妖抬手指着别墅二楼阳台上的花道。

    “为了那盆花过来的,为了让牛奶找到那盆花原本是生长在哪儿的。”

    “啊?那盆……花?”南黎川顺着陶妖妖指的方向,眸子不解的望向了二楼阳台。

    “什么意思?那盆花怎么了吗?诶,那盆花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啊?”南黎川若有所思的敲着脑袋,突然“啊”了一声。

    “我想起来了,之前在静塘的时候,咱们去过的那个经常出事的巷子,在那里看到过!”

    蒙小芽咧着嘴笑嘻嘻的点点头。

    “没错,就是那次篮球比赛的时候,咱们从那见到过的,这花儿可不是普通的花儿啊,具体情况待会再给你解释,先让牛奶闻闻它的气味。”

    “趁着天色还没黑,小芽,上去把那盆花搬下来,小心点,不要碰到花。”

    “好嘞,只动花盆就行了呗!”蒙小芽说着,脚一蹬,轻松的跃上旁边的树,借着树,蹬跃到了阳台上,把花盆搬了下来。

    “牛奶,去——”陶妖妖摸摸牛奶的脑袋。

    牛奶摇着尾巴,凑到了噬香血月面前,嗅了嗅鼻子。

    “汪汪——”

    陶妖妖勾勾唇。

    “牛奶,记住这花的气味,告诉我,它的气味,在这附近一带还有其他的存在吗?”

    牛奶嗷呜的拱拱脑袋。

    “在的话,叫一声,不在的话,就叫两声。”

    “汪,汪——”

    “看来是没有呢。”米果眨眨眼,有些遗憾的叹口气。

    “我带着它先去转转,至少要弄清楚,是不是在这沂市里。”陶妖妖牵过狗绳,看了一眼花盆。

    “把花放回去吧。”如果现在毁了它,本体一定会知道的,这种打草惊蛇的事情,她不会再做了。

    南黎川挑挑眉。

    “那你不上课了吗?我开学晚,还要过几天才开学,我来吧,我带着牛奶去找,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有牛奶在,谁跟着都一样吧?”

    陶妖妖犹豫的想了下,点点头。

    “好,你带着它先找找,看看它是往哪个方向去,还有,如果出了沂市的话,就停止寻找,只需要告诉我方向就好。”范围如果大了的话,不可能是短短两天就能找到的。

    要是真的不在沂市的话,她会亲自带着牛奶出去找!

    “好,我知道了。”

    沂翎私立高中,高一三班,童真晚自习上的心不在焉,第二节晚自习上课的时候,陶妖妖、米果、萧卿三个回来了。

    童真望一眼从后门进来的三人,脸上一松,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

    一下课,童真就窜到了陶妖妖那里汇报情况。

    “妖妖,我问过了,封灿说,那花,是从上京弄来的,其实,她家里的那盆花,是从那个过世的女学生那里得到的,准确说,是从那个已经去世的邻居哥哥那里得到的。

    那盆花,本来是那个过世的女学生,送给男朋友的,也就是封灿的邻居哥哥。

    但是,在封灿的邻居哥哥去世了之后,这盆花,就被封灿给带回了家。

    因为想隐瞒认识那个女学生的事实,想隐瞒自己说谎骗大家有男朋友的事实,所以,封灿才不打算告诉我。

    不过,在知道了那个花的事情之后,在知道了那个女学生是怎么死的之后,她就全部都说出来了。”

    陶妖妖自动忽略了童真后面的一大串废话,只入耳了‘上京’两个字。

    “上京,又是上京,居然在上京麽?”

    “妖妖?”

    “嗯?”

    童真撇撇嘴,不满的嘟囔着。

    “好歹听人把话说完嘛,不要只关注你想知道的那点重点好不好?”

    陶妖妖挑挑眉。

    “别人的事跟我有关系吗?”

    “虽然是没什么关系啦,但怎么说封灿也是咱们的室友嘛,我觉得她还是挺可怜的一个人呢。”

    “哦。”陶妖妖眨眨眼,点点头,扯开话题。

    “我大概得去趟上京了。”

    “哈啊?!”童真两眼懵逼的盯着陶妖妖,错愕的瞪大眼睛。

    “妖妖你说什么?”

    “我说我最近可能要去趟上京了。”

    童真顿了顿,呐呐道。

    “因为这花?”

    “嗯。”

    “你去上京,应该不安全吧?那个风代跟风奈会长,不就等着让我们集体去上京了吗?你要是去了,不就让对方得逞了吗?

    还是之后再说吧?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