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热门推荐:
    厉秋风怔了片刻,这才走回到自己的居处。

    大战在即,饶是他早有准备,此时却也觉得坐立不安。他心中暗想,柳生宗岩和倭寇的头目若是进入城隍庙中,伏兵四起,即便柳生宗岩能够逃走,其余的倭寇头目定然无法走脱。随后汝阳卫铁骑在庙外掩杀,庙中诸人趁机夹攻,倭寇必将全军覆没。如此一来,不需华山、昆仑、峨嵋、青城等武林帮派插手,单凭着聂、陆、赵、杜四家,也可大获全胜。至于此后聂家与陆、赵、杜三家如何内讧,与自己没有半点干系,随便他们狗咬狗罢了。可是一旦柳生宗岩没有上当,不肯进入城隍庙,而是指挥倭寇和柳生一族攻打城隍庙,事情便有些麻烦。守在城隍庙中的主力是史家刀、雷拳门、碧云坞的帮众。这些人不只武功低微,而且不懂得守城之法,只能靠着弓箭抵挡一时。而倭寇都是久经战阵之辈,又有柳生一族的武士策应,城隍庙能抵挡多久,殊未可知。即便汝阳卫铁骑从城外杀入,倭寇必然另有应对之策。此时须得有华山等门派相助,才能扭转局势。只不过依照刘先生的谋划,各大门派傍晚时分才能赶到修武城外,城隍庙能否将倭寇抵挡至傍晚,便成了今日之战成败的关键。

    厉秋风在屋中踱了几圈,心下突然一凛,暗想方才洛阳知府衙门和修武县知县衙门的大小官吏都到了城隍庙。化名为于帆的徐承宗也曾露了一面,但是随后便再也没有见到他。厉秋风心下暗想,徐承宗与倭寇勾结,他看到了城隍庙内的木城,知道封门村四家已经有了准备,要将倭寇大头目诱入城隍庙中围歼。此人为了报徐家之仇,已然丧心病狂,不择手段,一心想着要利用倭寇杀尽聂、陆、赵、杜四家。他见城隍庙中有了陷阱,自然要去告知倭寇。可恨自己一时疏忽,方才竟然没有盯紧了徐承宗。

    厉秋风急得在屋子中团团转。平心而论,最初与徐承宗相识,他对徐承宗颇有好感。只是后来以为徐承宗热衷功名,对他便起了鄙视之心。待知道聂、陆、赵、杜、花五家先祖在封门村做下的恶行,厉秋风对徐承宗倒起了同情之心。与徐承宗相比,厉秋风理加厌恶聂老太爷、纪定中、张百行、聂定南等人。只不过为了消灭倭寇,他不得不与聂老太爷等人虚与委蛇,一切事情留待倭寇覆灭之后再说。是以明知道聂家诸人都不怀好意,厉秋风也不得不助他们对付倭寇。此时想到徐承宗一旦将城隍庙的实情告知倭寇,不仅前功尽弃不说,倭寇说不定会突袭修武县城,到时城内百姓非得血流成河不可。

    念及此处,厉秋风再也无法坐等下去。他转身推开房门,便向前院奔去。只不过他刚刚冲出数丈,只听得四周一阵吱呀乱响,紧接着从各间屋子中冲出数十条人影,直向厉秋风围了过来。

    厉秋风不想与这些人纠缠,回快了脚步,直奔角门而去。便在此时,只听身后一阵暗器破空之声,一枚枚暗器带着寒风直向他后心袭到。

    厉秋风脚下不停,右手在腰间刀鞘上一拍,只听“铮”的一声厉响,绣春刀飞出了刀鞘。厉秋风右手凌空抓住了刀柄,手腕急速翻转,在自己身后旋出无数刀影。只听“叮叮当当”响声不断,激飞而至的数十枚飞镖、银针、匕首、铁丸等暗器已被绣春刀击得到处乱飞。有几名追到近处之人躲闪不及,反倒被厉秋风磕飞的暗器打中,惨叫着滚倒在地上。

    眼看厉秋风便要奔到角门,蓦然间只觉得眼前人影闪动,紧接着一道剑光直向他面门袭了过来。

    厉秋风右臂外旋,原本拖在身后的绣春刀倏然自下而上划了半个圆圈,刀头如毒蛇一般,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掠向对面出剑那人的手腕。

    对面那人出剑虽快,却没有料到厉秋风的绣春刀更快。他手中的长剑离着厉秋风的面门尚有数寸,厉秋风手中的长刀已到了他手腕处。那人大惊失色,百忙中来不及招架,只得身子滴溜溜一转,便即向右侧闪开。

    厉秋风一刀逼退了敌人,只是其志不在于杀人,只想夺路冲出去。是以那人既然向右退开,厉秋风却也并不追杀,仍然向角门奔去。

    只是他奔向角门之际,眼角的余光一瞟,已自看到被自己逼退的那人正是聂定南。

    厉秋风对聂定南极为厌恶,知道此人狂妄自大,与张百行如出一辙。想来此人在前院巡视,听到后院有动静,这才赶过来查看。见到自己向外狂奔,他只道自己另有所图,便即出剑偷袭。只不过这人虽然狠毒,却是一个莽撞之辈。聂老太爷应该深知聂定南的为人,这才没有将他放出封门村,而是留在身边听用。

    厉秋风冲出角门,只见张百行等人正从庙门外走进了院子。而大殿前还站了数十名公差捕快,尹捕头和冯师爷也在其中。众人见厉秋风从后院狂奔而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个个脸色大变。待到厉秋风冲入前院,只听角门内有人大声喊道“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张百行听出是聂定南出声叫喊,立时拔出长剑,对身边十几名聂家子弟喝道“拦住这个小子!”

    那十几名聂家子弟纷纷拔出长剑,直向厉秋风扑了过去。厉秋风见这些人全力攻向自己,却也不想与他们多做纠缠。是以看到这些人迫近自己面前,他右足一点,身子已如大鸟般腾空而起,从十几名聂家子弟头顶飞了过去。只见脚下寒光闪闪,却是那十几名聂家子弟收势不足,手中长剑刺出,从厉秋风脚下冲了过去。

    便在此时,聂定南也从角门中冲了出来。只是他一心以为厉秋风只顾着逃走,是以冲出来之时,并没有半点防备之心。哪知道他刚刚冲入前院,只见眼前剑光闪动,十几道人影已然扑了上来。

    封门村聂、陆、赵、杜、花五家先祖虽然都是习武之人,不过以武功而论,算不上什么高手。后来五家聚居于封门村中,族中子弟大都练习武艺。但是除了少数天资聪明之人,大多数人的武功比五家先祖差得更多。其后数百年间,五家一代一代传了下来,人丁虽然日益兴旺,家传的武艺流传下来的却是越来越少。虽然为了追杀徐家,五家派出许多精明子弟到各地做官、经商,也有不少人投入江湖帮派。只不过这些人其志并不在拜师学艺,因此学起武功来也是马马虎虎。如此一来,虽然五家子弟人数众多,可是以武艺而论,不过是江湖中三四流的角色。

    聂定南被聂老太爷留在封门村中,无法像纪定中、张百行等人一样在官场之中厮混,因此憋了一肚子气。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封门村中反倒能专心练武,以此打发无聊的日子。数十年下来,聂定南的武功在封门村四家子弟之中,可以说得上是出类拔萃。但是在江湖之中却也算不上什么高手,临敌对战的阅历更是极少。是以他冲出角门之后,斗然看到十几柄长剑寒光闪闪,直向自己身上刺了过来,登时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连闪避都忘了,直向身前十几柄长剑撞了过去。

    那十几名聂家子弟听了张百行的号令,拔出长剑便向厉秋风扑了过去。哪知十几柄长剑堪堪要刺到厉秋风身上,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闪动,厉秋风已没了影子。这十几名聂家子弟惊骇之下,武功又没有练到收发由心的地步。一个个收势不住,挺着手中长剑仍然向前扑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