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热门推荐:
    小桃已经知道,这一路上之所以马车走得这么慢,有工业商业纵容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自家少爷要求的,反正他和宫女少爷两个人是游玩性质浓浓的但玩到了一个地方他们都喜欢满处跑就这荒郊野外两人也是兴致勃勃也许。

    反正在小陶看来再加上也出了赵家门之后,那绝对就像是笼中鸟,被放出了鸟笼一下子自由自在可以自由翱翔了,所以什么事情都不管,什么事情都不理,一味的兴高采烈的游玩,所以这些日子以来,自家少爷脸上的笑容是没有断过。但是这脑子里除了玩儿吃喝,好像就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

    就像今天这件事情,自己和车夫俩人已经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这里,想方设法的让这女子离开了,可是自家少爷在旁边看了这么久,连句话都没说,别说说话了,现在跟供应商也两人聊的正是起劲儿的,估计就是今天晚上露营的事情,资料上也是根本就没想过要插手这件事情,没办法小陶也只能以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最为靠谱的宫健少爷,只希望这位大少爷不要像自家少爷和宫女少爷那样靠不住。

    很显然,就像宫与少爷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就是我家大哥最厉害了,什么事情到我大大哥那里都是不用别人操心的,这句口头禅一开始是郭美少爷一个人在说,后来变成龚宇少爷和自家少爷一起说现在变成鬼少爷自家少爷以及他小陶自己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在这样紧要关头,小桃当然把希望放在了宫健少爷身上。

    而看到小陶求助的目光的宫健,却是微微一笑,虽然表面上很是淡定,但其实宫健内心却并不平静,他觉得这件事情不好解决,毕竟眼前这姑娘一直坚持说他们的马车盯住他了,其实这个理由啼笑皆非是个人都无法相信,毕竟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比牛车还要慢上一点的速度,怎么可能惊到人呢,可是姑娘坚持,并且一味在那里哭泣,就是坐在路上不让路他们没办法离开,而且旁边又没有其他目击者,甚至连个讲理的人都没有,而他们这边五个男人对一个弱女子,怎么看都有吃强凌弱的感觉。

    现在关键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周围并没有其他人看到,反正但凡有一个人看到眼前这个情景的话,估计都会以为他们五个大男人在这里组团欺负一个小女子。

能玩开元棋牌的平台    他心里叹着气,表面上还是装作风轻云淡正在考虑着,也许这一次他不得不花一点冤枉钱打发走这个女子了,毕竟这女子像牛皮糖一样,能说道理都说了能恐吓的,刚才小陶与车夫也已经吓唬的差不多了,可是这女子却是坚决没有任何动物,仿佛就是赖定了他们一般这样子的人轻易是不可以打发掉的,也许今天自己真的是得花点冤枉钱来处理这件事情,也好让这两个什么都不动脑的家伙看看眼前的形势,让他们以后如果单独行走的时候遇到眼前这种事情,宁愿花一点银子也要尽快的把这个麻烦处理掉。

    毕竟现在家境也好了,目前的形势也偏大好,自己的前途也是比较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首先银子能够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事儿,在工匠看来,今天这一次自己肯定是要掏腰包了。可事情偏偏就又有了转机。

    就在刚才宫健还在那里,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感慨,都没有一个目击者的时候关到那边又传来的哒哒哒的马蹄声,听着马蹄声很是急促,而且不是一匹马的声音传过来,以至于很快几个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而且很明显的,从几个人的视野外驶过来一辆飞速运转的马车。

    这马车与宫健他们的马车可是完全不同,只要看那马车的架子比一般马车都要宽带上不少,用料也是高级很多,就连上面的图漆以及装饰的为慢,都是比共建他们租用的马车要高级上好几个档次,更何况拉马车的更是两匹英俊的大马,这样的马匹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得到的。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批豪华的马车。而人家的数不多,更是比宫健他们的马车不知道要快上几何了。也好,在宫殿他们几人都站在马车旁,在轮摇眼下估计也能够提早看到前方路上停着的马车,所以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辆豪华马车上已经停,已经传来了车夫吆喝马儿停下的声音。

    这官道虽宽,但是也架不住有一辆马车在前面挡路,再加上自身的马车比一般的马车都要宽上不少,所以有宫健,他们的马车在前面一挡,这后面来的豪华马车是实在没办法绕过去,也只能拉住马将让马儿停下来。

    等那辆豪华的马车完全停住的脚步,却并没有人立刻上前,反而是那车夫转过头来,向着车厢里面像是汇报着什么,片刻之后那车夫这才跳一下马车的车源,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还没有完全接近那么马车的车夫已经高声的吆喝起来,你们几个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关的好好的是你们能够随便占用的吗?还不赶快挪开让我们过去。

    一般人行使的官道上前面被其他的马车堵住了路根本过不去的时候当然也会下马车来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但像那辆豪华马车的车夫那样还没有走进,没有打探清楚情况就高声怒吼的,还真是非常不少见的。

    几人原本的注意力就已经集中到了这辆刚刚驶过来的豪华马车,不同于其他人望过去的平淡目光,那年轻的女子,看到这辆豪华马车的时候,可是眼中金光四射,他就说嘛,自己的运气一直都很好,先是见到了这么尽兴的小郎君,接着就来了这样金灿灿的恨不得镀金的一个大金主。

    在他们这些走江湖的人看起来那东西的价值可是一目了然的,就那辆马车所用的木料就可以看出来,那马车的人家是非富即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