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小哑巴

 热门推荐:
    远远的距离,年幼的厉政视线正好和舒窈的目光交织,短暂的间隙后,孩子就不淡定了。

    正要迈步的动作,却被厉沉溪一把拦下,随之幽冷的一记目光临下,厉政便也懂事,随之打消了心底的冲动。

    舒窈这边却愣愣的,有些弄不懂那孩子看自己的目光,那么深,那么沉,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又似是有百感千回复杂错综。

    一个小孩子,能拥有这种目光,实属罕见。

    难道又将她错认成妈妈了?

    念及此,舒窈只觉得心底一阵恶寒有感而发,不禁又埋怨起林爵,非要搞砸事情,否则,她也不会置身在这里了!那边,厉沉溪的处境有些被动,被众人围攻,为首的几个人见他久久不给予回应,有人就又说,“怎么?

    是舍不得大权了吗?

    还是舍不得董事长这个位置了?”

    “那也行啊,大不了玉石俱焚吧!直接报警!”

    有人早已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

    也有人直接说,“报警话这点证据不够,监控录像呢?

    把昨天一整天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交给警方……”话一出口,这边舒窈心脏就绷紧了。

    监控录像?

    像厉公馆这种富豪住宅,监控录像肯定不止一两个,可能隐藏于暗处的还有很多,林爵一时莽撞,早已疏忽了这些,万一被拍到了某些不利的画面,那么,倒霉的就是她了!这里是a市,没有安嘉言的势力笼罩,她一个人形单影只,势单力薄的,如何与之抗衡?

    一想到好不容易回了趟国,就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舒窈好看的眉心就紧蹙了起来,正愁眉不展时,耳边男人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畔。

    厉沉溪迎着在座的诸位,淡淡的开了口,“昨天这边宅子监控出了点问题,没有录像。”

    为了证明这些,年迈的老管家也走了过来,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大体上就是说昨天电脑系统出了故障,导致一整天的监控都没开,所以,不管昨天宅子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都没拍摄到,也没有证据。

    众人闻言,有些人彻底蒙了,也有几个人勃然大怒,“这么一说,还真是你做的了!”

    “厉沉溪,好歹这也是你亲三叔吧?

    你怎么可以歹毒到如此地步!”

    舒窈轻微的松了口气,但看向远处,厉沉溪的处境,就更加被动了。

    谋害亲叔叔的罪名,完全是硬生生的扣在了他头上,这一次,好像是跳进黄河都难以洗清了。

    厉沉溪也早已失去了耐性,不想再和他们耗下去,直接冷然的眉宇一沉,低沉的话音临至,“说我谋害三叔可以,要拿出足够的证据,光凭一位保姆的一己之言,是不成立的。”

    顿了下,他起身时漫步绕过沙发,一手领着旁侧的儿子,又说,“或者诸位也可以再等等,等三叔清醒过来了,听他怎么说。”

    “还有啊,想要我让位交权也不是不可以的,但你们确定我让位以后,就有人能替代吗?”

    厉沉溪清淡的话音暗哑,看似云淡风轻,毫无波澜,实则随着周身的冷戾缓溢,磅礴的气势,早已晕染。

    厉氏在他手中经营这么多年,早已培养出了一大批的心腹之人,可以说,整个厉氏就宛若一片江山,可不是说易主就能易主的。

    众人马上就噤了声,之前还大放厥词的几个人,纷纷也沉默了。

    都是一些有心无胆的鼠辈之徒罢了,厉氏看似外表辉煌,每个人也是过着钟鸣鼎食的生活,实则就是一个肮脏腐臭的脏水沟罢了,真正若是能有有胆识和谋略之辈,也早已不会利用此事来发难了。

    因为伎俩太差劲,根本就撼动威胁不了厉沉溪分毫。

    厉沉溪冷冽的寒眸一扫众人,些许的厉色早已沁满,“诸位现在要关心的,是三叔何时清醒,和身体的安好问题,而不是想这些没有用的,如果真心为三叔着想,就好好烧香拜佛,虔诚祈祷吧!”

    “至于绳之凶手的事儿,不劳烦诸位操心费神!”

    厉沉溪说完,领着儿子大步径直上了楼,丝毫没再理会在场的众人,而这些人,也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父子上楼,在也没人敢说一句话了。

    原本紧张压抑的氛围,也在这个时候,终于得到了舒缓,看样子,还真是峰回路转,拨云见日了。

    舒窈也轻微的松了口气,偌大的客厅里,有人起身离席,有人坐下聊天,气氛缓和了不少,也融洽了很多。

    不过,舒窈既然都来了,怎样都要上楼看看厉恒久老先生的,不然,也太失礼份了不是吗?

    她沉着了下,思量着找了个理由,询问下保姆后,才迈步上楼。

    楼上走廊里,密密麻麻的早已占满了人,有一身黑色西装的保安,也有过来探访的宾客,更有几位比较特殊,年轻的男人和女人,脸色都不太好,女人哭哭啼啼的,男人也愁容满面。

    舒窈没急着上前,只是逗留远处,听路过的保姆话语中,她也才得知,这几个年轻的男人和女人,都是厉恒久老先生收养的孩子们,和老人关系颇深,自然心疼老人生病。

    如此看着,这位老先生,似乎人缘貌似还不错,心肠也挺好的。

    舒窈轻微的紧了下眉,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还真有点不希望与这位老先生为敌了,害的他这样,她竟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了……她踌躇了一会儿,碰巧管家路过,她便直接询问,“请问老先生现在的情况……”管家闻言就垂眸摇了摇头,“不太乐观,一直都未苏醒,医生那边也表示老先生可能……”老管家没说下去,但是眼角眉梢中透漏的伤感,也早已说明了一切。

    估计老人这次怕是挺不过去了。

    舒窈心里莫名的一沉,道了两句慰问之言,便下楼了。

    老人都未苏醒,情况也不太好,他收养的孩子们都没能进房间探望,更何况她一个外人了,还是不自讨没趣的好。

    楼下仍旧是聚集了很多人,她下楼时,无意中有人正好看到了她,视线纷纷交错的瞬间,有人不禁惊呼,“你不是那个……那个沉溪一直惦念的女人吗?

    你竟然回来了?”

    有人闻声也跑过来,有个略微上了年纪的女人盯着舒窈,反复揉了揉眼睛,“我的天啊!是我眼花了吗?

    你不是死了吗?”

    舒窈微怔,心里不禁暗自叹息,不用想这些人又是将她错当成厉沉溪的那位前妻了。

    她紧了紧眉,也不等诸位的围观,便说,“你们认错了,我不是厉先生的那位前妻,只是面容上有点相似罢了。”

    说完,便极快的步子错过众人,径直走向玄关。

    她虽然走了,但后方震惊不已的众人也纷纷回过神,议论再临,“就是她,对吧?

    我确定自己没看错!”

    “当然了,还说不是,就算是整容也没这么像啊!分明就是当初那个小哑巴,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当初那样都没死,竟还回来了!”

    “难怪厉沉溪刚刚那样反应了,莫非这件事和她也有关系?”

    有人大胆猜测,妄加断言,“她和厉沉溪生了三个孩子,难道是为了孩子们,才谋害三叔,想要夺走股份的?”

    众人七嘴八舌,还在说着,却完全忽略了身后旋转楼梯上走下的一道身影,幽冷的眸线冷冷的扫射众人,面容彻底沉了下来。

    ();